“子墨,这些草药虽是同一种,但是功效都不一样,你看看这两个药材有什么不一样。”宽敞的小院里水淼淼坐在小院里,手里拿着两株药材递给他这个新出炉的小徒弟。

  不远处两个小家伙趴在桌上认真的写着什么,是不是还会抬头看一眼姑姑在做什么,当看到姑姑望向他们时就会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。

  就在这时院门被人敲响,刘子墨放下手里的药材前去开门,当看到门口的人时,脸上露出一抹大大的笑容“外公,二舅,二舅母,娘,妹妹你们来了。”

  周村长伸手摸了摸外孙的头发,对于小外孙学医他是很赞成的,人呀!只要有一技之长就能养活一家人“子墨。今天有没有听师父的话。”

  周子墨听到外祖父的话连连点头“有的,外公放心,子墨会好好学医,不会让外公失望。”

  “哥哥,我来了,这是娘亲做的玉米饼子,你快尝尝看。”刘玉瑶拉了拉哥哥的衣袖,把手里的篮子递了过去,眼神却时不时瞄向刚刚放下笔的两兄妹。

  水淼淼含笑把人请了进来,见村长脸上都是笑容心里松了松,看来事情已经解决了“出在哪换那个叔,进来坐,子墨,俊儿,岚岚那凳子过来。”

  家里没有成年男子,不太适合让人进屋,招呼几个孩子拿凳子过来,自己则是亲自去把炉子上的茶壶拿了过来。

  刘梅和周红玉都是这里的常客,家里有什么东西都知道在哪里,两人也不客气直接自己动手。

  “淼淼丫头,明天就要动工了,所有东西都已经准备好了,你还有什么想要补充的没有。”周村长一落座就把今天的来意说了,回身见院子里又加了几个药架,就知道这几天闺女和儿媳没少采药。

  “村长叔,该放的事就麻烦你了,我倒是没有其他意见。”水淼淼对盖房的事实在是不擅长,干脆就做个甩手掌柜。

  周志伟也看到院子里的草药,现在还少倒是没有什么问题,但是以后药材只会越来越多,这样的话这个院子就不够了,就算是新院子建成也不能谁都能进来。

  “爹,你说要不要在大门旁边加一个门房,这样以后淼淼妹子收购草药在门房就可以。”

  周村长看了眼满院的药材点头,儿子说的不错,水滚碧昂一个大姑娘可不能谁都能进来卖药,有个门房会很方便,不过这样一来预算就要高了不少,不知道水姑娘可同意。

  掏出那张简易图纸摊在桌上,在大门的位置点了点“淼淼丫头,多建一间门房需要多加最少五两银子,你看要不要建。”

  水淼淼起身来到桌前,看了眼大门的位置点头,不过她倒是多想了一层,以后家里不光是他们姑侄三个,以后有了银子还要买几个人回来,最起码能帮她照顾两个孩子,这样的话就需要住的地方。

  现在手里没有银子,那就暂时多建一间门房,这样也不会措手不及,想想手里的银子,再多一间应该还是能行“村长叔,要不门房就要帮我多建一间,到时候不但可以收药,另外一间我可以当作诊室用。”

  “当诊室好呀!淼淼妹子早就该这样了,一间门房收购采药,另一间就当作诊室,以后有人上门问诊,妹子也有个地方不是。”刘梅刚好过来,听到这话很是赞同,他早就想跟淼淼妹子建议了。

  “我也是这样想的,淼淼妹子要是手里的银子足够就多建一间,以后虽然可以加盖,但是还是很不方便。”周红玉看了眼水淼淼三人也觉得还是一次性盖好的好,最好是那两间门房不要和院子相连。

  “姑姑,姑姑,我们家的新房子能不能盖一间不臭的茅厕,那个茅厕实在是太臭了。”水岚岚刚从茅厕走了出来,一看到姑姑就嘟起了小嘴。

  家里的茅厕虽然姑姑经常清理,但是那种味道实在是太臭了,想起以前的大房子小姑娘就有些怀念了,不说住得舒适,就说那茅厕可是比现在这个好了不知道几倍。

  “妹妹过来洗手。”水云俊在水盆里舀了一些清水,招呼妹妹过去洗漱,不过说真的他也不喜欢家里的茅厕,那味道实在是够了。

  水淼淼也很嫌弃家里那个臭烘烘的茅厕,其实他还要跟村长说说这件事,揉了揉小侄女的头发跟他保证“好姑姑给你建一个不臭的厕所。”

  “好,那岚岚去洗手了。”小姑娘心愿得到满足,高兴地都要跳起来了,蹦蹦跳跳的朝自家哥哥跑去。

  “岚岚你慢点,别摔了。”刘玉瑶上前拉住蹦跳着的小姑娘,亲自帮她洗手这才带着小家伙去书桌前继续写字,而她则是拿着绣绷坐在一边绣花。

  水淼淼看着刘玉瑶小小年纪被他娘教的很好,小姑娘长相很是清秀,安静绣花的小模样很是乖巧,真是越看越觉得喜欢。

  “红玉姐,玉瑶这丫头真是乖巧,以后要是空闲了就让她和子墨一起来玩吧!”水淼淼很喜欢这样安静的小姑娘,看着她安静绣花的小模样,就想着抽空指点一下。

  她虽然绣花不如原主,但是指点一个小姑娘还是可以的,再加上这些天的练习虽不如原主那样精细,但是也差不了多少,所以他敢说指点小姑娘。

  “那敢情好,以后没事就让她过来玩。”周红玉对于让闺女出来玩一点都不反对,很是爽快的同意了。

  水淼淼这才看向村长,从衣袖里掏出一张图纸“村长你看看厕所建成这样能不能行。”

  “这个是厕所,这个是什么。”周村长看着图纸上怪异的形状,乍一看有些看不明白。

  周志伟接过来看了一会,指着图纸后面标记大坑的位置迟疑地问道“这个是毛坑,怎么在厕所外面。”

  “厕所外才不会臭呀!”刘梅正在帮着翻晒草药,听到自己相公的话就接了一句。

  就是这一句让周志伟瞬间明白了,指着图纸就开始询问“淼淼妹子,这个是不是建在屋里,在这里挖个坑通往这里~·~~···”

  wap.

  s..book9230429747931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