“二狗,你说屋里的人睡了没有。”周三桥揉了揉脚腕,看着黑漆漆的屋子有些兴奋,压低声音询问东张西望的人。

  周二狗甩了甩手,他还在想着要从哪里进屋,还有那小娘们会把银子放哪里,听到好友的话有些不耐烦。

  “都这个时候了还不睡觉还能干什么,别废话了,赶快看看什么地放能进去。”

  “这个简单,不就是一个门闩,难道还能拦住我们。”周三桥很是得意,举了举手里的细铁丝,这个可是他最拿手的绝活。

  “不过三桥,你真打算只拿银子,那娘们真的就不动,还有那两个小崽子也是能卖不少银子。”周二狗想起水淼淼那漂亮的面容,还有那婀娜的身姿口水都要掉了下来。

  周三桥瞥了他一眼,虽然自己也不是好人,但还真没有祸害人家闺女的打算,更是不会做那些损阴德的事,平时也就是调戏一下人家小姑娘,没银子的时候会使一些手段搞一点银子。

  见二狗有别的想法就有些生气,盯着周二狗一字一句的说道“二狗我警告你,不许动人家小姑娘,我们虽然不是好人,但是有些事还是不要做。”

  “好了,好了,我知道了,不会动里面的人,今天只拿银子好了吧!”周二狗嘻嘻一笑,脸上挂着讨好的笑容,不过心里想的什么就没有人知道了。

  水淼淼透过门缝看着两人,听着两人的对话心里有了合计,这个周三桥还算是有扳回正路的可能,这样的人要是用好了以后也是一个助力。

  “吱吱吱,吱吱”小白趴在水淼淼怀里吱吱吱的叫了起来,不过小家伙的声音压得很低,两只大眼睛直直的盯着窗外。

  “该死的人类,小爷好好地待在空间里,你们过来捣什么乱,害的小爷不能好好睡觉,等下看小爷不咬死你。”

  小白在心里想什么水淼淼不知道,只见她轻轻退回炕前,看了眼两个孩子嘴角勾了勾,意念一动两个孩子就出现在空间里的小床上,这可是前两天夜里她用竹子编的,就是为了今天这样的时刻用。

  再加上今天两个小家伙不但挨了打,还受到不小的惊吓,是该好好地睡上一觉,意念一动空间里瞬间黑了下来,再是一动小白也被丢了进去,不偏不倚丢进小姑娘的怀里。

  水岚岚睡的正香,怀中忽然多了一团毛茸茸的东西,小手一拉就把那团小东西搂进怀里,咕哝一句就沉沉的睡去。

  水淼淼看着两个小家伙沉沉的睡去嘴角微微的勾了起来“睡吧!做个好梦。”

  咔,咔,房门上面的门栓被一点点撬开,水淼淼轻轻走回床边躺下,她倒是想要看看这两人能做到哪一步。

  周二狗和周三桥两人好不容易进屋,透过月光朝屋里看去,模模糊糊的就看到炕上躺着人,看来那娘们睡得可真是香呀!

  周二狗不着痕迹的咽了咽口水,心里还在盘算着等下要怎么把三桥那小子支开,不尝尝那小娘们的味道还真不行。

  窸窸窣窣一阵翻找,两人在屋子里竟然一点银子都没有找到,甚至就连一点东西都没有,周二狗捅了捅周三桥的胳膊。

  “三桥,不是说这女人手里应该有不少银子,不是说前天拉了不少东西回来,东西呢?”

  周三桥在屋子里已经看了一遍,没有看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也是诧异,有些迟疑地说道“是不是送去村长家了。”

  周二狗左右看了看也觉得是这样,不过他可没有想过就这样离开,这娘们把东西藏了起来,那么让她变成自己的女人,只有这样做这女人手里的东西才能变成自己的。

  “走吧!这屋里没有东西,我们回去吧!”周三桥见实在找不到东西,拉住周二狗就想要回去,大半夜的真是游戏困了。

  周二狗大力一甩挣脱周三桥的手,斜着眼凉凉的说道“回,回什么回,老子走了一趟什么都没有得到,就这样回去实在是窝囊。”

  “那你想要做什么。”周三桥有些生气了,难道他还想着那件事,不行,不能让他这样做,压低声音在他耳边质问。

  “做什么,你说我要做什么,周三桥我警告你少管我的事。”周二狗本来笑眯眯的脸色忽然一沉,原本还算是耐看的脸瞬间狰狞。

  这个周三桥还真把自己当回事了,他早就看不惯这小子,都跟着他们一起耍了,还要说什么原则,真是够了。

  “周二狗,你要是敢乱来,就别怪我不客气。”周三桥也急了,抓住他的手腕不肯松开,他虽然不是什么好人,但是祸害人家姑娘和拐卖人口的事说什么都不能沾。

  “砰,娘的,你以为你是谁,还敢教训我,是我给你脸了不是,老子就告诉你,今天我还就是要上了那丫头。”周二狗挥起一拳,直接打在周三桥的脸上。

  “周二狗你敢动手。”周三桥怒了,知道这人今天想要是犯浑了,抓住他就想要往外走,毕竟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。

  “撒手,给老子撒手。”周二狗眼看着到嘴的鸭子就要飞了,当时就着急了,手里的动作也加大了几分,见周三桥还不撒手挥起拳头就砸了过去。

  “二狗你个王八蛋,来之前就说好了只要银子,你现在竟然想动水姑娘,不行,今天就算是死我也不会让你祸害水姑娘。”

  周三桥回头看了眼床上的水淼淼心里很是愧疚,今天要是水姑娘出事了,自己岂不是要愧疚一辈子,更何况听二狗的意思还要对那两个孩子出手,这就更加不行了。

  水淼淼好笑的坐起身,这两个人真是好笑,自己还没有动手就自己打了起来,不过那个周三桥还算不坏,既然这样自己就给他一次机会。

  这样的人用的不好对自己就是隐患,用得好那就是助力,自己想要发展肯定需要人手,就他了。

  想到这里水淼淼手里忽然多了一包药粉,就在两人打得火热的时候喊了一句“两位想要打架就去外面打,你们吵到我休息了。”

  wap.

  s..book9230429747929.html

  天才本站地址:..。手机版阅址:m..